西瓜的刨冰

高三偶尔诈尸
cp洁癖严重
攻厨绝不吃逆
热衷年下弱强
墙头多
躺尸高中生

【巍澜】关于beta闻不到alpha这件事(1)

巍澜不逆不拆
alpha沈巍✘beta(omega)赵云澜
一直想搞beta闻不到a/o信息素这个设定
ooc是我的错

“我轻点?”“噢,没事没事,你继续。”
赵云澜看着给他擦药的人低着头时垂下的长睫毛,心底有些痒。
他带着点鼻音,声音变轻变低:“想不到沈教授一个大学老师,会的还挺多。”
给他擦药的手白皙修长,有些凉,在他这句话落下之后顿了一下,在险些力度变大前克制住了:“这没什么,只要你多看多听多学,也能……”
沈巍的话停住了,他看到赵云澜的目光直白地停在他脸上。
他的嘴唇说起话来,动起来真好看,太适合我吻上去了。这样想着的赵云澜看到那嘴唇停了下来,于是自己也跟着一愣。
他带着一点点惊讶的眼睛真可爱。不知道是谁的心声还在肆无忌惮地雀跃着。
“也能学会。”沈巍用平静的语气结束了略显粘稠的气氛。
赵云澜笑着点点头,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酒窝里好像盛着糖浆轻轻柔柔地浇在沈巍的心上.。他用含笑的目光似乎在隐蔽又巴不得对方发现地望着沈巍白皙耳尖上的一片红,在心里吹了一声口哨。
后面的对话在这种被一个人刻意疏离稀释又被另一个人执意加温加热的气氛里进行,赵云澜出乎自己意料地没有记清多少对话,像是醉倒在里面,晕头晕脑地凭感觉行事,抓到一点机会就凑上去,甚至有点腿软。
“我希望你能注意安全。”只有沈巍的这几个字在他脑子里敲锣打鼓。
临走时看着沈巍递过来拿着的红花油的手,状似无意地摩挲了几下他的手指,又带着红花油大大方方地收回来,把红花油往上抛了一下,把拿着红花油的触碰过沈巍手指的手放在嘴唇上碰了碰,边转身离开边吹出了心里一直想吹出的口哨。
留下原地的沈巍脸红到脖子耳朵尖地咬着牙,有恨不得将这个beta标记的冲动。
沈巍是个alpha,这事似乎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了避免性别歧视给生活带来的不便,大多数人的性别身份都是隐私。教师的这种接触人较多的职业又要求他使用抑制剂以克制信息素,防止带来的扰乱秩序的危险。
然而今天他的抑制剂刚好失效,他习惯性地克制着信息素,却碰上了赵云澜。赵云澜明显是把他当做以前招惹过的beta或者omega来招惹。
他在一愣神的松懈里泄露出一些alpha信息素,看着赵云澜依旧从容的脸,他终于切实感受了beta不能感知alpha和omega信息素这一点。权当是放纵一次了。这样想着,在后面的对话里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放任自己的信息素随着粘稠的气氛一起粘稠。
alpha的信息素带着新雪的味道,也隐含着攻击性,在沈巍自己看来,简直实在张牙舞爪地宣泄着一个秘密,秘密的另一个主人公赵云澜毫不知情,丝毫感受不到像往常一样克制的气氛下隐含着怎样的狂热和躁动,信息素在赵云澜身边肆无忌惮地触碰他,拥抱他,诉说着探究他的欲望。他的信息素比任何时候的他自己都要更接近更深入赵云澜。他自己维持着克制的习惯,他的信息素却探进赵云澜的衣角,恨不得生吞下他。
门随着赵云澜地离开死死地关上了,留下沈巍在屋里咬着牙,他虚抓起一捧空气,似乎要从一屋新雪味的里寻找到遗留的赵云澜一样。他吻了一下手里的空气,突然滞了一下。是竹香,微弱得可怜,但他闻到了,他捕捉到了,是omega的味道。

设定昆仑君是竹香omega(味道来自原著大庆关于昆仑君的回忆),赵云澜被熟悉的沈巍身上的信息素刺激到了(尽管自己还没闻到,有些晕头晕脑和腿软也是因为这个。

评论(13)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