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的刨冰

高三偶尔诈尸
cp洁癖严重
攻厨绝不吃逆
热衷年下弱强
墙头多
躺尸高中生

【巍澜】关于beta闻不到alpha这件事(2)

巍澜不逆不拆
alpha沈巍✘beta(omega)赵云澜
设定伪beta赵云澜受沈巍信息素刺激逐渐恢复omega本能

赵云澜占了便宜,心里正美,想着刚才自己对着沈巍昏昏沉沉的感觉,果然美色误人。劳碌了一天,到卧室里就在床上的杂物里刨了个窝进去,睡了。
他发现自己处在一片黑暗里,无边无际的黑里有个长发的少年正在他面前托着脸望着他,少年的眼透亮又热切。无尽头的黑暗仿佛只是为了衬托他。
赵云澜听见自己说:“你怎么还没走?”
少年的眼湿漉漉的,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乖巧几分,他脱口而出:“喜欢你。”他的意识里还没有为自己直白热烈的感情害羞这回事。
赵云澜轻轻地笑了:“喜欢我哪里?”
少年的感情酿得醇厚又热烈,说出的话却因为自己表达的能力所限,单薄得笨拙:“好看,想抱你。”
他的一腔感情的倾泻口细小得可怜,少年的脸涨红了,他倾身压向了赵云澜,连着新雪的味道扑向他。无论是味道还是触感都是带着些冰凉的,却不可思议地含着一股燥热。
赵云澜正坐着,此时被扑个正着,愣了片刻。这是哪个“抱”?
少年的拥抱紧得要命,把比他高的赵云澜锁在怀里,赵云澜有些喘不上气。
少年鬼王懵懂又青涩,凭着本能用身体蹭上去,头埋在他肩上,呼吸在他颈上,腿在他腿间蹭了蹭。新雪的味道和少年鬼王一起紧紧地锁住赵云澜。赵云澜发现自己竟然在这么稚嫩的逗弄下有些眩晕,甚至意乱情迷。
像一只挨了饿的小兽,可怜可爱又凶恶。少年一寸寸地品过赵云澜颈上的肌肤,终于在本能的催使下,狠狠咬了一口。赵云澜感觉到从脚尖开始的酥麻,像踩在了什么云上 。
他终于在那一口下醒了。他耳朵发烫地呆了片刻,那些梦里的眩晕还在,那种被紧紧拥抱的压迫感或者说窒息感却已经离他远去。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异常了一会。
等他清醒过来,他第一反应居然是看着这么乖的小美人牙竟然这么利。这么想着,后颈明明已经感觉不到任何异常却清醒地保留着被啃咬的记忆。那梦里的浓郁热烈的新雪味道还在他的嗅觉里挥之不去。他嗅了嗅发现自己仍然可以感觉到那种荒凉沉寂的新雪味。他没去细想那味道是不是本来就存在,他突然坐起来,那个少年的眉眼怎么这么像沈巍,最大的不同应该是少年把沈巍埋在眼里的情愫剖出来,大大咧咧地展现给他看。

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写了后续,不知道怎么填这个坑了……在学校里找时间写东西真挺难的(尤其是手机没电……这个abo我开不了车,就蹭蹭不进去(划掉)就写了一点赶紧发出来了。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