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的刨冰

高三偶尔诈尸
cp洁癖严重
攻厨绝不吃逆
热衷年下弱强
墙头多
躺尸高中生

【追凌】心上人

追凌不逆不拆
ooc有
部分忘羡涉及
很喜欢思追小时候过家家那段

金凌不知道自己算是巧或不巧。
他还没在这小镇上转满一圈,就听到一个温润有礼的声音:“姑娘,你的手帕掉了。”这个人的声音在金凌最近这些日子里所做的回忆里响起过无数次,现在真真切切听到了,像一把小锤敲在他的心口上,空晃了一下,嗡鸣不止:是蓝思追。
金凌对他避之不及,慌忙躲在一个卖吃食的小摊贩处。他已经这样躲过很多次了。他既不肯就这么把一颗未经事的心全置在蓝思追身上,也觉得不果断些对不起自己在这些日子里同自己置气的苦闷。他在这些日子里无数次的翻阅、解读自己关于蓝思追的记忆,每次拍着自己胸口暗叹虚惊一场,自己对蓝思追是没有心意的时候,总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反驳他:“你喜欢蓝思追。”声音很小很微弱,却像千里堤坝上的小小蚁穴,使他信服自己对蓝思追没心思的理由全都溃败,让那些不被承认,被压抑的情愫都一股脑地涌出来。
他怕自己见了蓝思追,哪怕给自己的情愫加上一匙,都会完全击溃他的堤坝。但他却也是真的想见,只是看着蓝思追轻轻地笑,听蓝思追有些皱着眉地说话,都能让他心酥酥软软掉一片。所以直面撞见了,他很少躲开,只告诉自己一句:既然见了,权当缘分,清者自清,否则那才是心里有鬼。
现在他躲在一旁,看着蓝思追对故意丢手帕的姑娘得体又疏离,丝毫不被含着羞带着情的姑娘所打动。心里一松,感觉有什么紧绷的东西松弛了。却听到一句:“我已有心上人。”
金凌总是对蓝思追的话莫名地完全信任,他知道蓝思追这个人不会白口胡说。他被这消息撞得一懵:是……是蓝家的女修,还是……
他没法往下想了,他觉得嗓子眼收紧了,和心口一起酸疼起来,他没法在这冲破模棱两可地限制的直白情绪里不承认,他心口酸疼的那块地方放着蓝思追,是蓝思追心里有了人,是他心里有了鬼。我喜欢他。一股委屈无理取闹地引燃了一腔火。
他正恼怒着,就听见那个困在他心里好久,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金公子?”蓝思追朝着他温温柔柔地一笑,走过来。
金凌看到这样的一笑,一腔恼火突然被扑过来的情愫严严实实地盖住了,留下一缕酸酸甜甜的烟在他脑子里晕晕乎乎。
金凌想过他因为蓝思追温润斯文的笑喜欢他,因为他待人接物时永远的君子端方,因为他在自己失意时诚挚温和的宽慰,因为他永远愿意对自己伸出的温暖修长的手,因为他皱着眉头扮严肃却含着笑的纵容,喜欢他。但他今天见了蓝思追,突然就发现即使没有那些条件,即使什么都没有,只要他是蓝思追,他就喜欢他。
金凌感觉从脸颊烧到耳朵,他用手摸着鼻子,掩盖着脸红,他本来打算用带着刺的讥讽语气问他:“哪家姑娘被蓝公子看上真是运气啊。”
临到嘴边,突然就变得含糊起来,他想逃避蓝思追的心上人,看着蓝思追透亮温和的眼神,他也没法在蓝思追面前使出含酸讥诮的语气。但他最后还是耐不住:“你……你看上哪家……什么样的姑娘了?”
蓝思追:“我没看上哪家姑娘。”
金凌突然就觉得自己现在应该信他,他在姑娘面前扯谎对我却没有。是这样吧。
蓝思追白净的脸有些红,眼神没处放,就落在一旁卖小孩玩物的摊子,金凌见了,为了缓和一下气氛,走上前去挑了两只小蝴蝶。然后转向还在僵着的蓝思追:“你要吗?”
蓝思追顿了一下,拿了一只,眼神望着地面,然后鼓过勇气一样,直视着金凌的脸,目光直白得将金凌刚平复下去的脸又生生盯红了。
他的目光澄澈:“我没有什么姑娘心上人,但我确实有心上人。”
他眼里的金凌的脸变得红得滴血,金凌的情绪复杂得处理不过来,甚至有些腿软。
“我实在沉不住气。所以只有这样了。”魏前辈的话还在耳边:沉不住气又怎么了?我们家蓝湛,你们的含光君当初还在小树林里把我蒙上眼按在树上亲呢,二哥哥你说是吧?唉你别拉我啊!
他把小蝴蝶捏在手里,对着金凌说话:“我喜欢你。”
金凌想起魏无羡恨不得宣传得尽皆知的蓝思追小时候拿着两个玩具过家家的事,
他很认真地拿起自己的那只:“我也喜欢你啊。”

后续
江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侄子和他的小情人,俩人还在小声争着是自己要挨他紫电。
旁边的魏无羡靠在蓝忘机肩上笑:“我怎么说来着?怎么说的?都说了看出点苗头就让你提早做好准备,还嫌我自己断袖就看人皆断袖,现在你可……”
江澄:“滚滚滚!”
看着小两口眼睛通红地咬耳朵,他现在感觉自己就是拆散牛郎织女的王母娘娘,隔离白娘子和许仙的法海,逼着祝英台不嫁梁山伯的祝父,迫使刘兰芝焦仲卿双亡的焦母,拆散孟姜女夫妇的秦始皇……
江澄:“魏无羡我还是要跟你好好说道说道!”
魏无羡:“???”拐跑你侄子的又不是我!

评论(13)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