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的刨冰

开学了持续躺尸偶尔诈尸
cp洁癖严重
攻厨绝不吃逆
热衷年下弱强
墙头多
躺尸高中生

【巍澜】关于beta闻不到alpha这件事(3)

巍澜不逆不拆
alpha沈巍✘伪beta正在被激发omega本能赵云澜

梦到那像极了沈巍的少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赵云澜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样。但我一个beta,一个纯一,在自己的带颜色的梦里被人咬后颈,这又是什么意思?不过我确实喜欢那样长发的小美人。
新雪味死死搂住了那一缕竹香味,alpha信息素吞没了omega信息素。赵云澜一脚踏进梦境一脚回到现实的嗅觉察觉不到。就当是色令智昏吧,赵云澜不想把这种记忆翻来覆去的倒腾。
但这场梦还是给他留下了印记。
胃疼的赵云澜在被沈巍搀扶着上了车之后,恍惚间把头靠向了沈巍,沈巍把他扶好。贼心不死一样,赵云澜的头又靠了过来,这次沈巍有些无奈地把他的头揽了过来。
沈巍微凉的指尖不经意地扫过赵云澜的后颈,那个梦的记忆又在他的身体里自后颈漫延开,少年的有些尖锐的牙咬进他的后颈,那种带着痒的酥麻又缠住了他。赵云澜有些混沌的脑子里有了那些念头:如果是沈巍的嘴唇碰过来,如果再用力些,如果是他的牙咬进来。少年咬了后颈后,那个梦在咬后颈后是什么?
赵云澜被沈巍安置在床上,沈巍给乱得让他咬牙切齿地心疼的屋子收拾了一阵。他坐在了赵云澜的床边。
【沈巍脑子里那根筋绷得太紧,此时终于忍不住放纵了片刻。
想象着自己伸出手,抱住那具温暖的身体,亲吻他的眼睛、头发和嘴唇,品尝过他全身,拥有他的一切。
沈巍觉得自己的呼吸都颤抖起来,他的渴望就像快要冻死的人渴望一壶热汤那样浓烈,可是他一动也没动,就好像……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他似乎已经非常满足了。】【原著原句】
赵云澜于他这个一杯倒,是酿了一万年的浓烈佳酿,他醉倒在自己的渴望里。
新雪味的alpha信息素趁虚而入。
赵云澜感觉到有什么在轻轻地抚摸着他,是温柔缠绵又带着隐隐的山雨欲来的压迫感,他躲不开,也没有躲开的意愿。是梦境还是想象?他的皮肤被抚摸,被亲吻。他的身体被挑拨起一团火,隐约细碎的快感里有甜蜜的狠戾与贪婪,要将他整个揉碎在里面。他被享用,被占有,感到一片酥软。
处在这场非正式的情事里的两个人都没察觉。

我也不知道这写的算啥了……就当信息素交流带来的意识流车吧【xxx】

评论(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