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的刨冰

开学了持续躺尸偶尔诈尸
cp洁癖严重
攻厨绝不吃逆
热衷年下弱强
墙头多
躺尸高中生

【追凌】醉酒(醉酒追)

*ooc有,醉酒追话超多,是醉后记忆倒流的设定(?)
*已交往前提,肉麻
各人有各人的醉法,有人昏然睡去,有人酒醉壮胆壮嗓门,蓝思追则是絮叨不停,哪句话闯入意识,哪句话就出口。
他和金凌两个长在南方的人,是极少遇上北地这种纷扬不止,雪花翻转如沸腾的雪天的。因此一个身上雪花与冰碴子交纵的蓝思追推开他俩订好的客栈房间时,金凌看到着实惊了一下,慌了一把。直接拿出贴身的帕子去拂蓝思追身上发间的雪或水,嘟囔道:“这客栈的伙计怎么这点眼力见都没有。你也是,明知道下雪也不披……”
他边说着,抬眼看到蓝思追含笑的眼,突然停了嘴。这屋子里被烧得很是暖和,蓝思追身上的寒气被驱得七七八八,冰雪都化成了绕指柔,从他发梢滑落。他的眼神讲着:“我只是为了快些见你。”
金凌扭过脸不去直直看他,干脆从桌上的酒壶里倒了杯酒,酒是客栈温过送来的,如今正好。金凌把酒杯塞进他尚有些僵硬的手里:“喝一杯暖暖身子。”蓝思追正被他的这些反应弄得受宠若惊,被哄得昏头昏脑,既没考虑自己尚未知深浅的酒量,也没考虑这客栈里酒杯的海量,一杯酒下了肚。
暂不探讨是这酒后劲大得惊为天人还是蓝思追根本就是个一杯倒的酒量,总之他是醉了。
“那位姑娘已经有心上人了,她只是在托我给对方送东西。”蓝思追端坐在床边。没头没尾的一句话,金凌想了一会居然听出来指的是哪次了,他确实呷过一口醋,但闷在心口,几乎忘干净了,蓝思追却居然还记得。
我不提起此事是担心你不愿意被发现这种心思,恼我。金凌猜的出清醒时的蓝思追是这种想法,然而醉酒后的蓝思追似乎是想得更直,直接讲出来了。
这都多少天了,金凌心口软和了一小片,看到蓝思追发红的耳朵尖附近有一缕头发,手不自觉地就伸过去想帮他拢拢。
然后手腕就被蓝思追用力极大地握住,手心被他按在发烫的脸上。
“刚通了心意,就跟阿凌七日不见,我……”金凌的手在这样暖的屋子里也是微凉,覆在他脸上很舒服。
金凌的手最开始被他握得略疼,被醉酒的蓝思追想一出是一出不知哪年月的话砸得发蒙。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蓝思追目光中丝毫瞢然也无,黑润的眼死盯着他,几乎要有水光。蓝思追的手劲已经放小,手心的热度裹着他的腕子,他手上蓝思追的脸还在飘着红发着烫,连同蓝思追眼里的那份灼人的热度烧成一片。这些热由蓝思追传过他全身,让金凌突然就尝出一些羞人的味来。
金凌忙把手抽了回去,不知道该怪他肉麻还是怨自己忸怩得可以。
蓝思追眼里委屈了一下,又转成了一派平静,他垂下眼,哪朝哪夕的记忆又从他口里流出来了:“我猜不透,摸不准金公子是什么心意。”听到这称呼,金凌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时候的蓝思追?
蓝思追不知道是对他面前的阿凌说,还是重复着当初心里的自言自语:“我实在是个沉不住气却又胆怯的人,我着实日思夜想,又不敢求。一个温家朋友金公子可以容下,可如果是这温家人抱着愚妄奢想,如果和一个温家人……不,是我在找理由了,是我不敢赌金公子的心意……不必推心置腹只求可分欢忧的朋友,也是……也是好的。”
窗外琼枝层层叠叠中断了一枝,落在厚实的雪面上只留了不大的声响,沆砀一片,在昏沉的雪天里映出月晖一般的光。这么一个陌生的茫茫世界里的暖屋子里,那个困窘犹豫的蓝思追从旧时走出来,走到这个陌生到奇异的空间里,在金凌心头落下来。酸疼生在暖意两侧,交织起来笼住他的心。
他看着蓝思追,只觉得从头到脚的棱角都被这家伙泡得温吞,这份温软几乎成了小心翼翼。他看到蓝思追这醉鬼似乎是抓不准他的袖角后,忍不住某种自己都不曾想过揭开端详的期许,把手臂往蓝思追手边送了送。
手臂被不出乎意料的大力握住,蓝思追从床边站了起来,目光灼灼。金凌的手被按在他的心口,隔着冬季略厚的衣服,感知到的哪怕一点震动都让他指间发麻。蓝思追越贴越紧,逼近了一些。
“每次见到金公子,这里都有种……”他轻吸了口气,“又暖又麻的感觉。”这又是什么时候的?金凌被他逼得后退了些。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我不明白。”蓝思追不依不饶,再向金凌凑了凑,几乎压下去,他的头发垂在金凌的颈窝,涨红的脸凑的尤其近。“我对金公子……究竟是什么心思?”金凌感到对方身上的灼热正爬上自己的身体,晕红着自己的脖颈,双颊和耳朵尖。蓝思追黑漆漆的眼里闪着的那点湿润暧昧的光几乎是黏在他脸上。他扭过脸,觉得被这么个蓝思追追问着这种话,有些吃不消。不是因为这么个蓝思追生得一副好相貌,是因为生着这好相貌凑着他鼻尖压在他身前的人是蓝思追。
金凌被蓝思追逼到桌边,碰到的光滑微凉的什么,想起这是他倒过的一杯茶,已经凉了。他把茶杯拿到仅剩的一点距离里:“你喝酒喝醉了,这是醒酒茶!”蓝思追的手轻柔地握住了他拿茶杯的手,没有拿过茶杯,但没有再凑近,微微起了身。“我还真是一杯倒的酒量。”说完斯斯文文地一笑。
这是终于回来了。醒了?金凌看到他自顾自倒着一杯茶,壶嘴颤着有些对不准,收回了这个念头。
蓝思追轻手轻脚地将金凌拉到床边和自己一起坐着,和方才那握手都劲大过头是个完全不一样的醉法。他一直扶着金凌手里的那杯茶不让茶水洒出来,这时抬起金凌的手,将茶水喝下去了,又把自己倒的那杯放在金凌唇边。金凌咽下那口茶水,脑子里一个念头生出来:这是……“交杯茶”。
蓝思追抬起眼看他,脸颊红红,眼神是询问揉着亮晶晶,火星一样烫手灼人的期待。金凌感觉自己一直暖暖软软的心口里,被他黏黏糊糊的眼神揉蹭起麻麻酥酥的小火星。
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蜡烛被蓝思追这个醉鬼精准地熄灭了。

评论(6)

热度(69)